永盈会资讯

查看更多
最新发布

心,开始浮躁不安。


莫名的情绪在心头压抑。烦闷,一波一波袭来。就像一汪毫无生机的湖面倏地掀起了惊涛骇浪,水溅三尺。仿佛有匹脱缰的野马在心头乱撞,无法静下心上课。于是胡乱的抓起课本,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。外面,阳光甚好,细细碎碎的铺下来,暖暖的渗进每一寸皮肤。抬头望了望蓝白相间的天空,心底却腾地升起一股寒意,连同那股莫名的压抑,压得心头喘不过气来。永盈会体育路上的人却是稀少的很,其他人大概都带自己的理想在教室里认真听课吧。

慢慢的往回走,每天上课必经过的图书馆出现在眼前,依旧是那么安静,肃穆。曾经一直嚷嚷要借本书看看,却一直未实践。今天正好,时间尚早。正好找本书让自己浮华的心静静。走进一楼的借阅室,便开始认认真真的寻觅起来。阳光透过锃亮的玻璃窗映衬在书架上,那些专业书上。此刻的我,连课都逃了,怎么会有心思在这些过于专业的书籍上停留长时间。从一楼扫到二楼,再到三楼,我不停的穿梭在每一本书上,一掠而过,有时候看到一些自认为精妙的书名时,便停下来,迫切的打开,胡乱的扫视,然后失望的合上书,无奈的放回原处。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却怎么也找不出自己心仪的书,找不出让自己内心稍稍舒缓一点的书。这片浩瀚的书籍里,就没有那么一个字,一个词,一句话,将我内心的那股压抑驱散么?我懊恼的坐在自习区的一隅,看着低头认真学习的那些人。

轻轻翻动书而引起的细微声响,笔尖划过书本的簌簌声,都像蚂蚁成群结队咬着我的心,让我难受。于是要逃开了。脚步的快速移动,让目光无处安放,于是偷窥般的看着那些书本,一行字却突兀的跳进眼眶,“三年后我定会成为外科医生。”坚定到近乎偏执的理想,在这个无声的自习室里,蓬勃而努力的生根发芽着。那么我呢,我像是被遗弃在辽阔大海的小船,澳门永盈会迷失了方向,丢弃了理想,舍掉了欲望。在望不到彼岸的海浪中随波逐流,时而安逸时而焦虑不安的得过且过,彷徨着害怕一场暴风雨彻底沉溺在海底,踟蹰着祈祷彼岸就在不停的漂流中出现,然后心满意足的靠岸。

我该有理想的,不然心底不会莫名的难受。那到底是什么呢?一个人走在路上,木偶般,机械般的想着。一声爽朗而明媚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“学长好。”简单的一句,却把他的开心,躇踌满志镌刻的淋漓尽致。是啊,过了一年,我在单调和无谓中渡过了一年,并带着茫然与忧郁持续到现在。曾经初入学的我,亦是那么意气风华,那么壮志满满。可在近乎一成不变的生活中,在慵懒与放任中渐渐散尽。

我忆起,我是喜欢乱熟于心的文字,组成各种优美而有生命的句子;
永盈会喜欢跳动的音符组成一首首挑拨人心的歌曲;喜欢细小的知识融会贯通成攻破难题的答案。拾起这些,让难受从心底消失殆尽,做自己喜欢的事,一天一天。

那么我做的,应如那带着偏执理想的素未谋面的人一样,摒弃那令人厌恶却容易上瘾的无理想状态,带着自己的喜欢,去执着,去实践。
2018-11-14 03:51
2011